娱乐

南都网娱乐 >  正文

“武媚娘”服饰设计师:乳房神圣 并不淫秽

来源:南都网   2015-01-13 14:43:01   作者:   编辑:周炳文
字号:T T
摘要:陈敏正不认为《武媚娘传奇》的爆乳有任何不恰当的地方。对于裁切后支离破碎的画面感,更多的是无奈,“乳房是很神圣的,和淫秽扯不上关系。”

  56岁的陈敏正,胡须浓密,发鬓雪白。平日里,他喜欢叼着海泡石烟斗走在横店千奇百怪的街头,哼着小调,穿越时空。

  然而,新年伊始,这位国内影视剧服装设计“一哥”心情并不愉快。此前,他一手打造的爆乳版唐装,借《武媚娘传奇》走红全国,并最终导致这部热播剧遭遇“截胸”危机。

  他不认为剧中的爆乳有任何不恰当的地方。对于裁切后支离破碎的画面感,更多的是无奈,“乳房是很神圣的,和淫秽扯不上关系。”

  1.“如果露胸不符合历史,为什么不把莫高窟封了呢?”

  得知《武媚娘传奇》被广电总局停播的时候,服装造型设计师陈敏正先生正在为另一部三国时期的古装戏演员试妆。

  休息时,他从微博上看到了一名明星朋友转发的停播消息。那时,陈敏正正沉浸在“秋天的收获感”中——他参与设计的电视剧集中在各个台播出。对于《武》的停播,他没有嗅到危险的气味,只以为是电视台的临时调整。

  4天后,复播的《武》,所有含有爆乳的镜头都被重新剪裁——乳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帧帧大头画面。

  陈敏正拿出手机,在试妆间歇,翻阅各种网友评论,“觉得不可思议。”然而,每天忙碌的工作,让他没有时间再花费精力关心以往的作品,很快,他收起手机,继续修改眼前的戏服。

  “如果按照官方的逻辑,游泳池里的比基尼,红地毯上的晚礼服,都应该被封杀。”陈敏正对“截胸”处理不以为然,“乳房是很神圣的,和淫秽扯不上关系。”

  但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武》一经播出,就已经陷入了与“乳房”有关的争论漩涡。

  12月21日,《武媚娘传奇》首播。虽然陈敏正很早就通过微博获知了播出时间,但忙碌的工作让他无暇观看直播。

  第二天,网上关于剧中露胸的讨论占据了话题榜首位。他打开网页,在线观看了第一集。

  自从入行以来,陈敏正收看影视剧,更多地是以专业的眼光,审视剧中的服装设计。因此,他不愿意再看自己设计的作品,“怕看出一堆毛病。”

  一集播完,陈敏正没有觉得露胸有多扎眼。后来想想,剧中演员身材姣好,和唐代丰腴的女性相比,挤胸的效果或许更明显。

  一些网友在微博上发私信质疑,“唐朝的服装怎么会都是爆乳呢,学点历史好不好?”

  陈敏正告诉记者,在唐永泰公主陵墓的壁画中,宫廷女官们的上衣衣领都低至胸部,丰腴的颈项与乳房上部都裸露在外,外披又薄又透明的轻纱。

  另外,敦煌莫高窟45窟中的半裸体彩塑菩萨和飞天,穿着也是这种风格。“如果露胸不符合历史,为什么不把莫高窟封了呢?”陈敏正开玩笑说。

  无论历史究竟如何,随着广电总局的重审,《武媚娘传奇》的露胸画面最终成为了历史。

  2.真实的唐朝妆面,很滑稽

  其实,这已经不是陈敏正第一次为武则天设计服装了。

  早在2001年的《京都疑云》,陈敏正就曾为王姬扮演的武则天设计服装。那时起,陈敏正开始研究唐朝的妆容和服饰。

  从2004年的《无字碑歌》,到2007年的《日月凌空》,再到2011年的《武则天秘史》,剧中武则天的造型服饰设计,均出自陈敏正之手。

  为此,陈专程跑到西安,阅览博物馆资料,观看武则天陵墓,寻找灵感。

  他手下的武则天,并未都是胸前春光无限。

  在与刘晓庆合作《武则天秘史》,刘穿着的武则天服装,全部都是紧领子,很少露胸。“她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怕观众老盯着胸去看,而忽略了演技。”

  多年的设计后,陈敏正发现,绝对的历史还原是很难受到观众认可,在历史的基础上适当的改编,反而更受欢迎。

  2009年,陈负责唐代纪录电影《大明宫》的人物造型。当时的想法,设计要完完全全地按照唐代壁画里的形象,“让人物从壁画中走出来。”

  按照绘画资料,他还原了一款妆容——大肥脸、两块腮红、连心眉,因为唐朝是鲜卑族国家,人物还要带有少数民族的五官特征。试妆出来,所有人都觉得很奇葩,现代人的眼光审视下,只有滑稽。

  那时,他想到贝托鲁奇拍摄的《末代皇帝》。这部获得包括奥斯卡最佳影片在内9项大奖的影片,并没有完全的还原历史人物的妆容。

  “电影中的妃子,化成惨白的脸妆,描出细长的眼线,没有眉毛,嘴唇涂满大红色。这种妆面,也许只会出现在清朝某些仪式上,并不是日常妆容,但贝托鲁奇运用这种人物造型,使得电影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得到了国际的认可。”

  《武媚娘传奇》中设计的唐代昭仪大装,历史上并不是在武则天时期的服装,但它的色彩款式,很有气势。“当一个观众看片子的时候,他会接受这样的一个视觉形象,会认为它很震撼。”陈敏正说。

  第一次受制片方邀请参与《武》拍摄的时候,陈敏正正在设计别的项目,并没有接。没过多久,范冰冰打来一个电话,再次邀请他做武则天的造型设计,正好空出时间的陈答应了。

  看剧本是他首先要完成的工作,根据剧中人物,以文字的形式设计出服装的雏形。妃子的服装,陈敏正选出需要的颜色的布料,搭在模型上,录入电脑后修出样式,和制片方沟通后,发到工厂生产。一些大装,则选取了手绘的方式,因为这样“设计更细致”。

  从2013年底冬天开机,到2014年夏天杀青,陈敏正为《武媚娘传奇》设计了2000余套服装,仅武媚娘一个角色,就将近260套衣服,塞满了一个库房。

  每天早上9点到晚上11点,伴随着拍摄的进行,服装也在紧锣密鼓地赶制。范武则天登基大典那套华美的后服,直到2014年6月的盛夏才交工。

  除了服装和妆容,陈敏正在头饰上同样花费了很多心血。剧中使用的簪子,全部是24K镏金。“只有这样,展现出的色彩才是真的金色。簪子上敲制的那些纹理,虽然观众看不到,但是完全还原典型的唐朝时期造型。”

  《武媚娘传奇》的意外重审,并不会影响之后的设计理念,“该露则露,只要是真实的”。

  3.用左眼还原历史

  作为幕后人员,陈敏正曾是热爱舞台的舞蹈演员。

  10岁那年,陈敏正在济南市红小兵宣传队学习舞蹈。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八个样板戏,基本上是跳群舞或者歌伴舞,“人家前边唱歌的一直大特写,我们全是后边伴舞,后来不喜欢了,就申请改行。”

  陈敏正所在的少儿剧团专门为外事活动服务。那时娱乐项目很少,各种会议后,剧团上台表演节目成为不可缺少的招待环节。

  17岁时,陈被查出右眼视神经萎缩,就算距离只有一米,他的右眼也只能看到黑暗。以生病为由,陈敏正在剧团里改学了化妆。

  右眼的失能,却让他走上了靠颜色吃饭的道路。也许是上天的安排,他的左眼视力反而从1.5升到了2.0,对色彩的把握更好了。

  1981年,陈敏正进入中央戏剧学院的化妆干部进修班。两年的进修后,陈敏正意识到,电视电影的发展前景会超过舞台。通过朋友帮忙,陈敏正被介绍到八一电影制片厂去进行电影化妆。

  其实早在陈敏正上学之前,他曾经依靠在剧团的化妆经验,参与过电视剧《美丽姑娘》的拍摄。那时,拍上下集已经是个很浩大的工程,全是在尝试着拍。

  经常在调机的时候,化的脸色对了,墙的颜色不对了。明天调,脸色不对了,墙的颜色又对了。“现在想想,也就是把灯光再加强一点或者减弱一点就OK了。”

  在八一厂学习4个月后,山东台策划拍摄《水浒》的电影系列,到厂里招人手,陈敏正在老师的带领下,开始走上了电影的人物造型之路。

  开始时,物料匮乏,为了买到最流行的化妆品和服装,他每年都要跑到上海的南京路。“在那个年代,做服装也好,造型也好,不是特别的丰富。比如《红楼梦》,面料的选择也只是丝绸,图案更多的接近戏曲绘画方式,都不是特别的可圈可点。”

  陈敏正记得,当时有一名设计师,想做一种质感,但面料怎么都解决不了。后来,在饭店吃饭,他发现地板擦子上的纤维很合适,一直追溯到生产商,用下脚料织了很多想象中的面料。

  拍摄《大染坊》时,陈敏正为男主角设计了一身邮局绿的服装。买了一块料,做完上身、帽子,裤子不够长了。剧中的年代,邮递人员是打绑腿的,陈就把裤子做了一大半,用另外颜色的布接上,藏在绑腿里。

  渐渐的,有些商人知道这样的东西拥有很大的市场,就生产了专门的影视麻料、影视丝绸,“现在你到北京木樨园,什么样的材料都能买到。”

  1998年,因《火烧阿房宫》,陈敏正获得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颁发的第二届“化妆金像奖”。

  偶尔,他也会怀疑自己。

  拍摄《雪花秘扇》时,为演员试妆,导演说ok,再换演员试另一个妆,导演也说ok.几次“ok”之后,陈敏正故意拿出一个不太合适的造型——在屠夫的老婆的头上装了一个精美头饰,导演看到,立刻说这个妆不行。这时他才能确定,导演是用心的在看他设计的每一个造型。

  渐渐的,精美的设计,让他在圈内有了名气。

  现在的他,已经不喜欢暴露在镁光灯下。他觉得,幕后和幕前守土有责,“你又不是艺人。过多的曝光,容易让别人产生你耍大牌、不专心工作的感觉。”

  在他看来,这种趋近中庸的处事方式,是山东人的气质。

  4.很多古代人物设计,是现代人的想象

  现在的陈敏正,几乎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中午起床后,两杯咖啡则是他一天的开始。

  50平米的屋子里,10面镜子环绕而立。空调设置在30度,抵御横店湿冷的冬天。桌上的加湿器同时扮演着扬声器的角色,播放各种类型的歌曲。

  这是陈敏正工作室在横店某个剧组的办公间。

  斜靠在墙上的白色泡沫塑料板,粘着各式各样的胡子,早已被标记好剧中的角色姓名。各种颜色质地的发簪,一根根斜插在另一块塑料板上。屋顶纵横的红色消防杆上,挂着各种戏服。

  作为服装大总管,陈敏正靠在椅背上,大口大口吸着烟斗,一边现场监督这个剧组的戏服修改,一边通过微信为另外的服装提出意见。“两场打戏就坏了的话,我可丢不起那人。”

  烟斗,是他不离手的家伙事儿,拥有四五十个烟斗的他,这次带到横店10个,“抽斗,我是业务的,完全是为了放松。”

  斗中燃烧的烟草是经过调配的,带有草药的芬香,烟雾在头顶凝固,缭绕在汉朝的盔甲周边。

  从事服装设计工作九年的刘强,从刚入行就和陈敏正合作。在他的印象里,陈从来不会急眼,性格温和,却又激情十足。

  对服装上的任何细节,陈敏正都会亲自纠正。看到一套盔甲胸前不同纹饰的亮度不一致,他立刻要求工作人员用漆,把闪亮的部分涂旧。

  拍摄现场布景的颜色,也会让他烦恼不已。“花色不是大红就是大紫,太俗,影响衣服颜色的呈现。”

  在陈敏正面前,年轻的徒弟常常感叹“工作干不过他。”“他从不拘泥于以往的设计,每次都要有创新。”

  陈敏正觉得,既然上天赐予他人物造型的才能,那就要充分利用他好好干。他常开玩笑说,只有左眼视力的他“独”具慧眼,看的又清楚,色彩感觉又对。

  但他不愿意总是设计重复的东西。《甄嬛传》之后,决定一年以内不再设计清装戏,因为“很难再有创新”。

  有时他也会放手让徒弟来做。“我不管你怎么做,反正给我想要的效果”,陈用手在头两侧比划了一下想要的头饰形状。

  入行已经30多年,陈敏正开始思考剧与剧的不同。同是收视率很高的剧,为什么《老农民》的话题性,就没有《武媚娘传奇》这么强?

  1998年拍摄《成吉思汗》时,他依照历史,对人物造型进行了最大程度的还原。当时,一本电视剧杂志打算用成吉思汗母亲的定妆照作为封面,但《还珠格格》一出,赵薇扮演的小燕子则取而代之成为了封面。

  观众的喜好,正在影响服装设计的变化。

  “曾经,我们追求贝托鲁奇《末代皇帝》的造型,白白的皮肤,配上一个樱桃小嘴,细长的眉形。到了《甄嬛传》,更多的运用了现代的化妆方式,你把甄嬛的头发卸掉、衣服换掉,让她带着这个妆面上马路,依然是可以的。”

  在陈敏正看来,很多古装剧的妆面,从眉眼的刻画,到唇彩的运用,都是现代人的方式。只不过是现代人的面孔上,搭配了古代的头饰、衣服。

  “现在很多电视剧的古代人物设计,其实是现代人想象的映射,是一种动漫化的古代人物服装。”(搜狐)

  
0
iTAG: 

相关文章